佐罗,西班牙语狐狸的意思,这只狐狸戴上眼罩和斗篷,就是行侠仗义的剑客佐罗,脱下,就成了贵族蒂亚戈。谁能看得清自己?

本想慢慢打完弄成一片读后感的形式,不过。。额。。文言的读后感和白话的小说放一起太不搭了,先把小说放上

之前看的一篇小说,还不错,节选。

“你照镜子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镜子里面那个人究竟是不是真是的自己?哈哈镜会变形,水面上会起涟漪,就是在平整的镜面,也只会倒映出左右相反的你,你是谁?真的是镜面里的这个人吗?你怎么能够确定别人眼中的自己,和自己看到的是同一个人呢?”

他的话说的我心里一震,五岁的时候,我就曾想过这个问题,那是我想出了一个办法,将两面镜子垂直对照,负负得正,就能看见真实的自己了。但当我看向镜子时,发现无数个自己从远到近、层层叠叠的排在那深不见底的无数个镜面之中。。。那种感觉他妈的恐怖极了,以至于之后的很长时间,我再也不敢去照镜子。

那人淡淡地说“你感到恐惧,是因为你不知道那些镜子里的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,又或者每一个都是。”

我一愣,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

来不及寻思,他又换了个话题“你是个画家,你知道梵高一生里画过最多的画是什么吗?”

我当然知道,梵高一辈子画过最多的,不是向日葵,不是鸢尾,也不是麦田而是他自己。

他似乎笑了一下,慢悠悠的说,“每个人体内的细胞都在不断的新陈代谢,胃细胞只能活5天,表皮细胞两天更换一次,血细胞的寿命只有120天,肝脏细胞300至500天就会死亡。。。哪怕你身上的骨头,每过十年也会全部更换。佛主说,每一个‘我’都是不同的,昨天的你和今天的你不是同一个人,,十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更不是同一个人。“

在那之前,我从没听说过相似的言论,有点新奇,又有点愕然,但看他没什么恶意,心情就慢慢放松下来。

灯光阴晴不定,他的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很难看出任何表情,声音也四平八稳,听不出喜怒哀乐,“人的身体里,只有极少数细胞终身不变,他们是大脑皮层的神经细胞、眼部的内晶状体细胞和心脏处的肌肉细胞。所以所谓的死亡,就是指你的大脑不在思考、眼睛不在看见任何东旭。心脏不在跳动。可即使你的大脑、你的眼睛、你的心同样也会欺骗你。。。”

我突然想起装扮成可里奥帕特拉的女人对我说过的一句话,“这个世界光怪陆离,充满神秘,别说认识别人了,就连自己,也很少有人能真正看清。

评论(4)
热度(1)

© 天凉秋好 | Powered by LOFTER